原因是该县只有3个烟花爆竹经营许可的名额

2017-12-19 19:29

北京烟花鞭炮(燕龙)有限公司总经理武立雨说,烟花爆竹具有特殊性,不能完全放开,应实行价格的统一归口管理,减少中间环节,这样才可能降低价格。

“爆竹声声迎新春。然而,你是否知道一挂鞭炮成本价多少?你是否知道,一挂成本价几元或十几元的鞭炮,为何到了你的手上却成了数十元甚至数百元?你是否知道,在许多大城市,仅有一两家企业有销售烟花爆竹的资质?”

然而,一些网民认为,只要专营模式带来的价格垄断和隐性成本不消除,烟花爆竹价格难以合理回归。网民“黎剑华”就表示:“商品一垄断经营,价格就上去了。”

不同备案制度之下,每个省市区获得经营许可公司数量差别较大。在湖南、湖北等地,有多家公司获得经营权,而北京仅有3家,上海、青海等省市甚至只有一家公司获得备案允许经营。

而在北京,记者了解到,为确保生产、运输、仓储、零售等各个环节的安全,各经营公司、零售点的安全投入也很高。一名烟花爆竹零售点老板告诉记者,今年销售点进了七八万元的货。按规定每天得有人24小时看守,工人的工资每日每人200元至250元,还不包括吃饭和住宿,算上货物、人工投入、税收等各项成本,一个销售点也得投入十几万元。

北京市发展改革委物价监督部门表示,烟花爆竹属市场调节价商品,销售价格由经营者自主制定,但为避免烟花爆竹零售点哄抬高价,凡在北京市行政区域内从事烟花爆竹销售的零售单位和临时销售网点,应按规定实行明码标价,不能高于建议零售价售卖,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出售,不得收取任何未予标明的费用。

业内人士介绍,垄断经营之下的“价格高地”,再加上市场准入的高门槛,直接导致“不能跨界经营”的烟花爆竹产业非法走私猖獗。“比如,北京与河北毗邻,但是花炮价格悬殊,每年都存在不少从河北走私花炮去北京销售的现象。这不仅导致市场混乱,更直接留下安全隐患,因为一些假冒伪劣产品也混迹其中。”

“价格高地”助长非法走私

1500多公里之外的湖南浏阳,被称为中国烟花爆竹之乡。记者从当地一家生产厂商处了解到,一千响的“大地红”鞭炮出厂价仅需5元钱,三千响的不到20元,一万响的约50元。

进价15元的一千响鞭炮利润10元

2日是大年初三,记者在北京市东城区一家烟花爆竹零售点咨询爆竹的售价。摊主介绍说,一千响的“大地红”卖30元,三千响的卖162元,一万响的卖325元。

动辄数倍的价格,是如何飙涨上去的?

2012年,广西容县安监局原局长陈章勇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原因是该县只有3个烟花爆竹经营许可的名额,在办证及换证过程中,他多次收受贿赂,逢年过节就在家坐等收钱,2006年至2011年先后77次收受6家企业近30万元的贿赂。

除了成本,还得有点利润。北京熊猫烟花有限公司总经理潘笛介绍,一般零售点有30%左右的毛利。于是,一挂鞭炮的价格,就轻松翻倍。

然而,这些都还只是鞭炮价格上涨的显性成本,在一些地方,烟花爆竹生产、销售定向专营的模式,还容易滋生腐败,为这种特殊的商品附加上看不见的隐性成本。

目前,各地区烟花爆竹经销商都必须在当地获得资质备案,然后才能够从事销售经营。而且,各地的备案登记也存在差异。记者了解到,辽宁、山东、河南、四川、山西等15个省份,属于省级备案,其他不少省市将审核备案权下放到市县一级。

爆竹经销商资质备案导致垄断

业内人士曾提出,让更多批发商、零售商参与竞争的方式平抑大城市烟花爆竹价格的建议,不过,就北京而言,由“湖南熊猫”、“湖南逗逗”和“北京燕龙”三大批发商分占市场的格局已多年没有改变。文/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谢樱 关桂峰 罗争光

北京市东城区一家水果批发商告诉记者,北京的烟花爆竹卖得太贵,一般都是和几个老乡一起跑到五环外的市场上买,那里有的鞭炮从河北进来,比北京便宜一半以上。

浏阳当地一名生产商透露,鞭炮从出厂到消费者手中,要经过进货、批发和零售三大环节,每个环节的利润在30%左右。

对烟花爆竹经营权进行资质审核、备案,对安全监管起着重要作用,但这道“门槛”如果关得过紧,垄断现象也就随之产生。

“一千响大地红进价15元左右,加上人工成本、税收等各项开支,差不多有10块钱的利润。”摊主坦言,前两年销售火的时候,都是加价销售,特别是除夕夜、元宵节,有时都能翻倍卖,今年销路不太好,按建议零售价卖。

例如,新华社记者2010年曾在北京调查,尽管相关部门严禁烟花爆竹经营审批人员索取或接受申请人财物,但零售摊主私下花钱“打点”相关部门以获得资质的情况并不少见。一位摊主当年“打点费”花了几十万元,安监、工商、公安、城管、税务等每一环节都不能落下。